欢迎来到狗万注册不了_狗万 提现步骤_狗万 新版!

一路向西,有我梦开始的地方
发表时间:2018-12-10 15:58:25 来源:hlbe

一路向西,有我梦开始的地方

?“很多年以来,我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:一列西去的火车,把我载入茫茫的黑夜,在那深山里,在那密林中,我被孤零零地抛在一个只有几间房子的车站,我像一只迷失的羔羊,然而却顽强地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前走着,走着……”

?这是20多年前我在《呼伦贝尔日报》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的开头。当年我在报社工作,写过多篇回忆那段生活和工作的文章。坐落在烟囱山下的扎兰屯军马场二连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。虽然在那里生活的时间不长,却是我几十年来魂牵梦萦的地方。

?2018年新年伊始,我给同在一个城市的马场战友李姐打电话,希望能在一起聚聚。李姐和姐夫都是我的马场战友,后来又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工作,虽然不常见面,但时有联系。那天我和李姐夫妇在一起吃饭,提起想回马场看看的想法。回到家后,李姐给我打来电话,说马场老战友也有一个微信群(之前我已加入富拉尔基知青的马场二连群),并准备组织马场战友回二连“追忆当年芳华游”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兴奋不已,强烈要求参加这次战友会。

?在李姐和王美艳(哈尔滨人,原马场女子放牧班班长)姐姐的支持下,我顺利地加入到“扎兰屯军马场战友群”。这里有我曾经熟识的战友,也有我未曾谋面的哥哥姐姐,他们均为1968、1969年天津、哈尔滨、海拉尔等地的青年,还有二连的老连长白连长,与他们的重逢、结识,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欢乐。通过微信聊天分享快乐,期待着战友会的到来。

?42年了,那个多次出现在我梦中的二连今天该是什么模样?曾经吃饭的食堂,就寝的宿舍,劳动的场院,圈马的马厩,还有连部、学校可否还在?马场场部,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文教科——那个日伪时期的建筑——俱乐部旁的办公室,为了复习高考,我曾在那里秉烛夜读。

?扎兰屯马场,是我青春萌发的地方,是我人生轨迹的一个重要节点,我就是从这里出发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。

?扎兰屯马场原址是1935年日伪钟仿财团建的兴安军马育成牧场,位于北纬48°15′~48°45′,东经122°~123°之间,地处大兴安岭南侧150公里,扎兰屯西北方向15公里。1950年12月,经东北炮兵司令部呈请政务院批准,在此建扎兰屯军马场,隶属东北军区司令部马政局领导。1957年,归属中央农垦部种畜场管理局领导,场名由扎兰屯军马场改为扎兰屯牧场。1962年1月,扎兰屯牧场正式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领导,场名仍称扎兰屯军马场。1976年2月,扎兰屯军马场重新划归呼伦贝尔国营农牧场管理局管辖。同年11月,扎兰屯马场、大河湾农场合并为一个场,场名为扎兰屯农牧场。1980年,恢复扎兰屯马场建制。2004年,模拟公司制改造,保留扎兰屯马场原建制,实行“一套班子,两个经营实体”的管理体制。

?2018年7月7日,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我和李姐、李哥来到海拉尔火车站,与格日乐姐会合。格日乐姐也是时隔40余年第一次见面,遗憾的是格日乐姐的丈夫,同为二连战友的德力格尔大哥因为身体不适不能同行。

?当晚我们来到扎兰屯,在扎兰屯郊外的蒙古包旅游点,战友们和老领导久别重逢,场面热烈。他们中有来自天津的张玉珍、徐飞夫妇,张海燕姐姐、赵利群大哥,还有李振声老师;有来自哈尔滨的曹连生、潘彦昆夫妇和唐丽滨、邵继清两位姐姐;有来自齐齐哈尔的张银起、刘修坤夫妇;还有来自乌兰浩特的张全大哥。美艳姐姐大学毕业后就在北京工作,她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之一,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、榜样,42年后的相逢也是重逢。特别是我们的老领导白连长,白大嫂身体不好,但他们克服困难,在儿子女儿的陪伴下,也从大连赶来。

?此次战友会,也正是在白连长、李振声老师和美艳姐的积极倡导下,才使这次战友重返二连聚会得以成行。李振声老师还先期专程从天津驱车赶来,为战友聚会洽谈住宿、游览事宜。

?夏日的扎兰屯,温润凉爽。蒙古包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蒙古包内洋溢着歌声笑声。饭后回到住宿的酒店,战友之间有说不尽的话,道不尽的情。我因为与大家还不是很熟悉,便一个人在房间里回忆起如烟的往事。

?1976年9月25日,一个秋雨绵绵的早晨,我从出生的城市踏上了西去的列车,在一个被称为“卧北”的乘降所下车,一行数百人在暮色中被分往各个连队。我与数十名同伴是乘一辆解放车离开卧北扎兰屯马场场部的。绕过一道道山梁,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——我们的连队马场二连。连指导员和几个天津老知青把我们迎到一个大食堂,简单地吃过饭后,我们十几名女青年被安排到一间临时搭建的地震房。当时我们同宿舍的战友有肖敏华、齐慧贤、崔玉敏、董智平、孙平、孙爱平、佟雪玲、张秀华、史燕。后来我们又分别搬进连队最南端的一栋平房,我们的宿舍是在东侧,进门左边为连长办公室,右边为财会室,里面就是我们的宿舍,当时的室友有王俊、佟雪玲、张秀华。

?白连长是我到连队的一个月后见到的,他先前一直在外公出。当时白连长刚33岁,瘦高的个子,英俊潇洒。白连长亲切地称呼着我的名字,并嘱咐我要向王美艳学习,于是在我的脑海里就记住了这个名字,当年女子放牧班的班长就这样成为了我的偶像,我的榜样。

?食堂的周师傅看我瘦小体弱,很关照我。刚来的年轻人都喜欢骑马,可我要骑马时他总是不让。当时我自认为写得一手好粉笔字,于是连部的黑板报就成为我一试身手的地方。每次写完板报,我都要到食堂转转,遇到馒头出锅,周师傅总要拿出热腾腾的馒头给我吃。

?2015年12月,我的好朋友肖敏华为周师傅亲手做了条棉裤,只可惜那次我没有同行。今年初,周师傅去世,享年93岁。周师傅一生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我们都很怀念他。为此,扎兰屯军马场战友群还发起群聊,追思周师傅的勤勉人生。

?在马场二连,男青年多在牧业排和机务排工作,女青年则在农业排劳动。农业排的排长是高久龙,副排长为王云楼,好像还有一个姓祝的排长。海拉尔的战友李姐的父亲也在农业排,经常带我们出工。当时男女青年很少交流,我们一同去的齐齐哈尔市的男青年比较熟悉的有娄久伟、曹茂林、许秀清。娄久伟是我儿时的邻居,今年初因病去世。曹茂林是我初中同学,许秀清则是我高中同学。虽然过去都认识,却不说话。还是在2016年同学40年聚会时,我才见到曹茂林,而许秀清也是最近才联系上。

?在我们这批年轻人到二连之前,马场女子放牧班就已名声在外,放牧班班长王美艳也是远近闻名。

?这次聚会中我们所到之处都拍摄了许多照片,但还是老照片最为珍贵。当时马场二连部分女青年有一张合影,照片上张静华、刘修坤、王丽娟、于丽萍、张淑珍、唐丽滨、宋紫砚、黄淑荣、格日乐、王美艳、邵继清11位女青年广阔天地作背景,尽现青春芳华。我在二连时,曾与张静华老师、宋紫砚老师,还有格日乐姐相识,只可惜,宋老师此次战友聚会因身体原因未能参加,而张静华老师却失去了联系。

?李振声老师、南桦老师、花砚亭老师,还有德力格尔大哥、于永泉大哥、曹连生大哥,我在二连时他们都在,只是没有说过话。南老师、花老师,还有德力格尔大哥、于永泉大哥都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加这次战友会。

?1977年的春天,我们这些年轻人还经历了一场“生死”考验,一场山火在我们连队所在地的石门沟周边的山坡上蔓延。时隔40余年,那着火的场面还历历在目。我在报社工作期间曾撰写文章《难忘打火经历》记录了当时的场景。

?那年夏天,我们还自己动手盖起了一栋砖瓦结构的宿舍,很快我们就搬进了新家。不久我因阑尾炎发作住进了场部医院。陪护我的是富拉尔基青年孙平。2016年战友聚会时我曾找过她,却没有相遇,我真想当她的面再说一声,谢谢!

?秋天,我参加了全场的土壤普查工作,走遍了马场的许多连队,并在大河湾分场结识了一个名叫姬广明的女孩,当时她正发着高烧。我们在一起朝夕相处,很快就成了朋友。光阴荏苒,我与她已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。

?那年的深秋,我们来到毕家店草甸子打草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,在那临时搭起的帐篷里住了几天,却没有干活儿。于是我们每天都跑到山上采木耳,当时一棵树上竟然能采到许多。毕家店草甸子曾是老知青放牧的地方,此次战友会有人提议到那里再看看,回忆当年岁月芳华。

?2018年7月8日,我们从扎兰屯出发,前往马场二连,开始了寻梦之旅。一路上天色阴沉,时而下着小雨。车过哈拉苏(滨洲线上的一个小站),沿着我们曾经熟悉的山道向石门沟开进,天气渐渐放晴,等我们到了马场二连,竟然出现了蓝天白云。

?在连队东头李老师的学生家,战友们稍事停留后,开始走亲访友。我顺着雨后还算干净的道路一路向西,寻觅我当年的足印。大家趟过泥泞的道路来到连队的北侧,曾经的马厩,辘轳井旁,往事历历在目。

?如今的马场二连已改名为二队,昔日的食堂宿舍也已变为民居。2001年,我在《呼伦贝尔日报》撰文《追忆石门沟》,文中提到在我们到来之前,有一名哈尔滨青年因为想家,就骑上马跑了十几里山道来到火车站,然后下马就上火车的故事。此次战友会,我见到了故事的主人公——哈尔滨青年曹连生大哥。他和夫人一道回到二连,还为二连的孩子们带去了衣物。

?1977年的冬天,我们在连队的食堂排练文艺节目,准备参加全场文艺汇演。我自己串词,并担任演出的报幕员,同台报幕的还有哈尔滨青年王泰。可惜这次王哥因家中有事未能参加战友会。

?转眼到了1978年的春天,我离开二连来到场部文教科工作。在这个日伪时期的建筑里,我除完成本职工作外,开始复习功课,准备参加高考。当时我的领导有杨树楼、张春润,王福祥老师,还有两位哈尔滨的程哥和王哥。

?此次回到马场场部,我在一排排新建的楼房、砖瓦房之间寻找我曾经工作的地方,还有曾经的宿舍和食堂。在一片断壁残垣间我似乎看到了我的身影,在那间文教科办公室里,我曾每每学习到夜深人静,月上枝头。记得当年那间只能住下5个人的宿舍小炕上,却容纳了十几个来场部参加高考的知青朋友,时光过去了40余年,不知那些曾挤在一个炕头的知青朋友们现在何方?

?1978年12月,我通过考试被扎兰屯师范学校大专班录取,从此离开了我的第二故乡。毕业后我到报社工作,担任记者、编辑、主任。后调入呼伦贝尔市档案史志局工作,从事地方志、年鉴的编撰工作。2014年退休离开工作岗位,曾为主任编辑、副编审。

?感谢这次战友会,了结了我的夙愿——我终于回到了我的第二故乡,这个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的地方——扎兰屯马场。忘不了白连长作为老领导,作为长者的语重心长;忘不了美艳姐的和蔼可亲,与你相见恨晚;忘不了玉珍姐姐字正腔圆的京剧唱段,还有那欢快的笑声;忘不了张全大哥的诙谐幽默,你的快乐感染了大家。

?难忘2018,难忘扎兰屯马场,难忘扎兰屯军马场战友会。期待再聚,相约明天。时光不老,我们不散……


微信
回顶部